首页 > 目的地 > 江苏旅游 > 南京旅游 > 鼓楼区旅游 >

矿路学堂旅游景区

矿路学堂

人感兴趣
  • 综述

    1898年5月1日,十八岁的周樟寿出门远行,离开绍兴,于7日来到了南京。他的叔祖周椒生这时在江南水师学堂任管轮堂监督,周樟寿就住在他家里,准备投考叔祖任职的这所学校,三个月后,他进了管轮班。考进江南水师学堂成为试习生之前,周椒生给周樟寿改名为"树人"。原因是周椒生认为"本族后辈进学堂当兵是不体面的,不宜拿出家谱上的名字"。(《鲁迅年谱》,安徽人民出版社,1979年版)半年后,周树人从该校退学,并于1899年1月改入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的矿务铁路学堂。在江南水师学堂,这个少年的收获,除了曾在两天之内,和十多个同学被"迭连记了两小过两大过"之外,大概就是"树人"这个名字了。进了矿路学堂之后,周树人大概也并没有"得其所哉"吧,但是这个学堂总还是有让他觉得新鲜的功课的,他在这从1899年1月一直读到1902年1月,凡三年整。

    历史文化

        周树人在矿路学堂的毕业考试成绩,是一等第三名。不过,他“下课后从不复习课业”,终日阅读小说,而对《红楼梦》,“几能背诵”。1901年,是他在矿路学堂读书的最后一年。这一年,他接触到了《时务报》,接触到了严复的《天演论》,也接触到了林琴南译述的《巴黎茶花女遗事》,可以说,这是周树人思想上、文学上最初的启蒙时期,周树人后来之所以成其为鲁迅,应该是与其南京矿路学堂时期课余广泛的阅读有着密切的关系的。不过,年轻的周树人并非四体不勤之人,只晓得捧书死读而已。事实上,除了课余跑到城南买书,或者照例“吃侉饼、花生米、辣椒,看《天演论》”之外,周树人还有一个喜好,就是骑马。周树人在矿路学堂的同学张协和,1956年曾撰文回忆鲁迅在矿路学堂点滴,提及那时候的鲁迅,“课余之暇,喜欢作骑马之戏,曾因跑马跌伤一次,但他并未因此而惧怕骑马,相反的为了学会骑马,马骑得更勤了”。而鲁迅后来也在《坟·杂忆》一文中提到,“……明的故宫,我做学生时骑马经过,曾很被顽童詈骂和投石,——犹言你们不配这样,听说向来是如此的。”这段话初看似摸不着头脑,但是可以看出,矿路学堂时期的周树人,确实是喜欢作骑马之戏的。至于在明故宫由于骑马而被顽童詈骂和投石一句,因为时代更迭,今人读来虽觉突兀,但是有关鲁迅和明故宫的材料又何其多也,要弄明白,实在也不是难事。

    风土人情

        清兵进入南京城后,把南京明故宫和部分明皇城围圈起来,作为清兵的营区及其军事首脑机关所在地,当时称为“八旗兵驻防城”。清兵见这里条件优越,范围广阔,便占为军事要地。从此,汉人不得入内,如骑马过此,也得下马步行。早在明朝时,这里就曾驻过骑兵部队,称为“马军新营”。清代划作驻防城后,仍在这里驻扎骑兵。清朝末年训练新军,其军事编制单位分为镇、协、标、营等,相当于后来的师、旅、团、营,“马标”是骑兵团,故留有此名。(《故都印记·南京地名文化趣读》,南京出版社,2004年版)——原来那时候的明故宫一带,是驻有八旗骑兵的,并且在清朝,汉人不得入内,“如骑马过此,也得下马步行”。可见这就是鲁迅所言“被顽童詈骂和投石”、“你们不配这样”、“听说向来如此”的原因了,那些于此投石、詈骂周树人等的“顽童”者,这样看来也应该是旗人了。

  • 基本信息

— 南京旅游行政区划 —

京ICP备12008860号-1  广电节目制作许可证:1313号  京公网安备:11010502001653
Copyright © 2005 - 2017  Lotour.com  All Rights Reserved. 乐途旅游网 版权所有